生殖文化建設   中國人口學會生殖保健分會副會長單位   蓮花工程萬里行公益活動組委會   生殖文化科普知識教育培訓基地
生殖崇拜
生殖崇拜與中國人口發展
 

1989年國家統計局人口司在一份關于中國5省1市人口生育力的調查報告中指出:“在現有已婚婦女中,北京、遼寧各有79.7%和86.4%的婦女想要2個或2個以上子女,廣東、貴州、甘肅都在90%以上”。而且,對孩子的性別偏好大多數都傾向于男孩。另一份對10個縣20個村的850名育齡夫婦的生育意愿調查,也獲得最類似的結論,有50.55%的夫婦希望生兩個孩子,仍有45.41%的夫婦希望生3個或更多的孩子,同時也表現出對男孩的偏好。
一般認為,上述狀況存在的原因,主要是廣大農民家庭仍是生產單位,十分需要男勞動力。此外“養兒防老”的問題、“傳宗接代”的思想仍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從中國傳統文化來看,“傳宗接代”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它迄今仍是促使中國人想多生育,特別是多生男孩的重要原因。
       “傳宗接代”思想和對男孩的強烈偏好的形成,有其深遠和復雜的社會根源。幾千年來中國是一個傳統農業社會,從一個國家亦即從宏觀來看,男性人口是一國的勞動力的主要源泉,也就是勞役、兵役、稅收的主要來源;它同土地一樣,是財富的來源。因此,中國歷代國家政權一貫鼓勵人民多生育男孩,以增強國力。從一個家庭亦即從微觀來看,一個家庭(家族)的生命的延續,固然首先是直系血緣關系的延續,但作為一個經濟實體,關鍵在于它的財產繼承權的延續。在“父產子襲”的傳統農業社會,家庭及其繼承權的延續,必須有男性后嗣;一個家庭如果沒有男性后嗣,就意味著它的生命必將結束。因此,各個家庭都必須把生育男性后嗣作為頭等大事來對待。

 


      然而,我們認為,對“傳宗接代”思想產生的根源,僅從經濟的角度來分析是不全面、不充分的。因為人們不難看到,盡管國家政權的性質已經完全改變了,國民經濟中占主導地位的已不是傳統農業,農民的家庭經濟也滲透了近代工商業的因素。但是,在中國人的頭腦中還頑強地存在著“傳宗接代”的思想。這就提醒我們必須擴大視野,進一步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尋找它的根源?梢哉J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生殖崇拜,是“傳宗接代”思想的主要根源之一。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生殖崇拜,源遠流長,早在商、周時代就有跡可尋。半個世紀以前已有學者從甲骨文和卜辭中看到生殖崇拜的跡象。卜辭里有許多祭祀祖先的記載。“祖”字在甲骨文里原來并沒有“示”旁,作且,形如男性生殖器。郭沫若認為:“祖妣者,牡牝之初字也”,實是生殖器的象形字,故牡可簡作⊥,牝可簡作匕,妣字即女旁從匕。正如西方一些民族隆重地祭祀太陽,認為它是萬物之源一樣,中華民族自古即隆重祭祀自己的祖先,認為它是自己生命的來源。祭祖從原始文化的本義來說,實際上是一種生殖崇拜的表現。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帝是天上和人間的主宰。據王國維的考證,甲骨文中“帝”實為“蒂”的初字,“帝”字的本義是“蒂”。但在卜辭里,帝字多用作天帝即至上神的稱號。郭沫若認為這也是“生殖崇拜之一例”。古人見花落蒂存,蒂熟而成果實,果實里又含有許多種子,可化為億萬無窮的子孫,神奇無比,“蒂”必是至上神的所在,是宇宙的主宰。這種想法也充分體現了生殖崇拜。其實,人的生殖器有如人的“蒂”,對帝的崇拜和對祖的崇拜在這點上是相通的。傳說“昔者周公郊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也就是說,周公旦制禮時已把對祖先的崇拜與祭祀,同對上帝的崇拜與祭祀結合起來了,不僅把自己的始祖神化,而且把自己的生父在祭祀之中配位于上帝了。事實上,從西周起,祭祀祖先這種生殖崇拜的活動便日益神圣化、禮制化了。
      在中國古代神話里,生殖崇拜也有明顯的反映!渡胶=洝防镆延信畫z的神話,郭璞注女媧為“古神女而帝者”!讹L俗通義》更明說,在“天地開辟,未有人民”之時,“女媧搏黃土作人”。其后,不僅有女媧補天的神話,而且有女媧與伏羲是兄妹締結婚姻而繁衍人類的神話。漢代武梁祠石刻畫像和一些磚刻畫像還有人首蛇身的伏羲和女媧的交尾圖,更明顯地體現了生殖崇拜。


      不僅這樣,傳說中伏羲曾畫八卦、定陰陽。陰、陽是八卦最原始最基本的符號,整個體系都是用這兩種符號配合、推衍而成。有的學者(如郭沫若)認為“陰”(—一)“陽”(——)的符號實際上就是仿照男女生殖器的外形簡化而來的!兑捉洝穫饔嘘P陰陽配合而生萬物的思想,正是生殖崇拜思想的哲理化。
      《易經》從乾、坤亦即陽和陰這對矛盾開始,從人口發展來看,是從男女的性別開始,正如《系辭上傳》第一章所說:“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根據粗略的統計,直接有關婚姻、家庭和生育的卦辭達26處之多,足見古人對這些問題的重視。有些卦辭是直接從陰、陽的符號推演出來的。實際上說的是男女的性關系,例如“姤”卦:“女壯,勿用取女”,“姤”是不期而遇之意。“取”即娶,卦辭的意思是說:女大強壯,不要娶她,因為卦象是五陽在上而一陰在下。有的卦辭還明顯地把“婦孕不育”、“婦三歲不孕”看作兇兆,這也反映了古人對人口增殖的重視。
      《詩經》比《易經》更明顯地反映出對生殖的崇拜。它的許多詩篇,特別是國風的詩篇,主題就是戀愛、婚姻和家庭,都與生殖有密切的關系。它的第一首詩《關雎》就是描寫上述主題的。不少詩篇描述了這樣的思想:子孫繁殖得愈多愈好,宗族發展得愈大愈好。例如《詩•周南•螽斯》用比的手法,表達人們希望像螽斯那樣善于繁殖,“宜爾子孫,振振兮”,子孫眾多;“宜爾子孫,繩繩兮”,子孫連綿不絕。還有《麟之趾》篇,也希望“振振公子”,“振振公族”,求得人丁興旺。
      為了增殖人口,必須挑選宜于生育的女子為妻,建立和睦的婚姻關系和家庭關系,因此在不少詩篇都表達了“之子于歸,宜其室家”的愿望。與此相聯系,不少詩篇歌頌了對父母孝順,對兄弟和睦的思想。著名的如“哀哀父母,生我劬勞”的詩句,曾在中國傳統社會里產生深遠的影響。值得注意的是,在生育觀方面《詩經》中已有明顯的重男輕女的思想;在這方面表現得最明顯的是《詩•小雅•斯干》篇如下的描述;“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貽罹”。它反映了貴族家庭對生男、生女的態度迥然不同,生了男孩,寢之于床,衣之以裳,表示尊貴,手捧圭玉,希望將來能成為身穿朱服,有室有家的為君為王的大人物;而生了女孩,卻寢之于地,衣之以襁褓,弄之以陶制紡槌,只求她將來會紡織和做飯,孝順丈夫和公婆,不給父母添憂。這種以“弄璋”、“弄瓦”來表示的重男輕女思想,在傳統農業社會里支配著人們的生育觀。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生殖崇拜,在儒家經典中升華為倫理道德觀念,特別表現為“傳宗接代”思想。在傳統農業社會里,親屬、宗族的血緣關系被看作具有天然紐帶的、最牢固的關系?鬃訉W說的中心思想是“仁”,在此基礎上又提出了“孝”的概念,作為維護宗法關系的倫理道德基礎。在孔子看來,孝悌是“仁之本”,本立而道生。仁的本義是愛人,但以“親親為大”,也就是要分別血緣的親疏,維護直系血緣關系。“孝”在實質上首先是父子關系的倫理化,以此維持“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宗法關系。
       孔子認為,只有到了大同世界,天下為公的時候,人們才能“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而在現實世界里天下為家,人們“各親其親,各子其子”,就必須用禮制來規范君臣、父子、兄弟、夫婦的關系。因為,“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必須用禮來規范人的行為。因此,儒家十分重視夫婦關系、婚姻關系,認為“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
      孟子進一步發揮了儒家的“仁”和“孝”的思想。更重要的是,他把“孝”的概念,由敬養父母的“事親”思想,推衍到生育后代、接續血統的“傳宗接代”思想,宣揚“不孝有三,無后為大”。這種“傳宗接代”的思想,兩千多年來支配著廣大中國人民的生育觀。同重視繁殖后代的思想相一致,他主張增殖人口。他進一步發揮孔子要使人民“庶”且富的觀點,提出“廣土眾民”的主張,即在擴大領土的同時增殖人口。正因為他重視繁殖后代和增殖人口,所以他非常重視夫婦關系,認為“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他還把告子所提出的“食、色,性也”的命題推向極端,斷言人的食欲和性欲,無論從“仁”的道德規范還是“義”的行動準則來看,都是人的本性。然而,他已經認識到不能根據食、色的本性把人等同于禽獸。僅就食、色的本性而言,“人之所以異于禽獸者幾希”;人之所以區別于禽獸就在于人除物欲外還有仁義之心,人人皆有惻隱之心、羞惡之心、是非之心、恭敬之心。實際上,他是用仁義和禮制來制約人的食、色之性。這樣,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生殖崇拜便成為倫理道德以至禮制的組成部分了。
      在儒家古代經典中,《孝經》對血緣親屬關系的倫理道德準則做了最全面、最充分的論證。它把“孝”抬高到“天之經、地之義”的神圣高度,要求人們把行“孝”作為最高的道德準則。根據它的論點,人的身體和生命來源于父母,所以人應當珍惜自己的身體和生命,因為它是延續家庭血緣關系所必須具備的基本條件,“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既然身體和生命來自父母,人就應當奉養父母,對一般人來說,“孝始于事親”。然而,僅僅做到保存自己的生命和身體并且奉養雙親還不夠,還必須延續后代,以延續家族的生命,因此它強調,最重要的是接續父母所生的身體和生命,“父母生之,續莫大焉”。簡言之,傳宗接代就是最大的孝道,這同孟子所說的“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是一個意思。

 


      在《孝經》里,“孝”被看作人的天性,“父子之道,天性也”。它認為天地之間以人為貴,人最重要的行為是實行孝道,“孝”最重要的是尊敬父親,而尊敬父親的最高行為是象周公那樣在祭祀中把自己的父親配位于上帝。從這點也可以看出,“孝”和傳統文化中的生殖崇拜是一脈相承的,也是要把祭祀祖先和祭祀上帝結合起來。
      雖然儒家從此把古代傳統文化中的生殖崇拜深藏到倫理道德之中,并且日益宣揚所謂男女之大防,“男女授受不親”的禮教,但是上述“傳宗接代”的生殖意識,卻一直深入人心,成為中國人生育行為的主要準則。正是在這種生殖意識的支配下,長期以來中國人一直傾向于早婚早育、“早生貴子”,以多育為榮,以多子為福。“傳宗接代”的思想長期以來起著促進人口增殖的作用。
     中國1974年以來實行計劃生育取得了很大成績,人口出生率從70年代初的30‰左右,到80年代初降到20‰左右,其后大體上維持在這個水平上。但是,多孩生育、計劃外生育始終不能杜絕。多孩率雖有所下降,但直到1988年仍為當年所生孩子的13.6%,其絕對數在380萬左右。多孩生育的92%在農村,而多孩生育又主要是受舊生育觀支配的結果,大約有70%的多孩生育戶是因為想要男孩而生育第三個或以上的孩子。在調查中發現,不少農民仍然認為只有男孩才能“傳宗接代”,延續香火,女孩早晚要出嫁,因此是外姓人,不能“傳宗接代”。上述數字尚未包括因想要男孩而在計劃外生育第二個孩子的人。根據最低的估計,80年代,在想生男孩以傳宗接代的思想支配下計劃外多生育的孩子,約在3000萬左右?梢,直到今天那種由中國傳統文化的生殖崇拜轉化而來的“傳宗接代”的生育觀,對人口發展仍有不可忽視的影響。
      怎樣消除中國人頭腦中的“傳宗接代”思想,迄今仍是計劃生育工作中的一個難題。要想消除這種已有幾千年歷史的生殖意識,絕不是一二十年內能夠做到的事。更何況目前在中國廣大農村,手工勞動、傳統農業仍是占主要地位的生產方式,政策機制對控制人口增長的作用是有限的,從根本上說,應當更多地發揮經濟機制和社會機制的作用。如果不能實現經濟現代化、人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意識的現代化,那么舊的生育觀、舊的生殖意識是很難消除的。



上一篇: 女陰崇拜        下一篇:生殖文化女陰的命運
首頁 | 關于我們 | 招賢納士 | 網站地圖 | 版權申明 | 法律聲明 | 隱私政策 |

版權所有:如今康。ū本┥锟萍加邢薰 2009-2015 京ICP備案號:京ICP備09055721號

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_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_国产精品毛片在线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